攸关之事

梅德福和马尔登需要选出领导人,以代表我们的价值观和关切。因此,Nichole 向现任领导人 Paul Donato 发起了挑战。以下只是这两者之间的一些明显区别:

Paul Donato 始终未能全面保障妇女的生育健康权利。Nichole 支持妇女获得权利,并能以此选择和享有生育健康服务。

  • 他一贯支持反堕胎,并在马萨诸塞州市民中长期留有此形象
  • 2013 年,他与他人共同发起立法,在享有生育健康服务方面,造成了不必要的延误。(众议院第1565 号表决)。
  • 2005 年,他投票反对及时提供紧急避孕服务。(参议院第2073 号表决、第 84 号唱名投票)
  • 2005 年,他投票反对开展拯救生命的干细胞研究活动。(参议院第2039 号表决、第 69 号唱名投票)

Paul Donato 一贯反对婚姻平等,并在许多场合,投票反对让 LGBTQ+ 社区成员获得权利,以及对其加以保护,他是仅有的此类地区立法者之一。Nichole 支持全面提供平等的权利,并对所有人加以保护。

    • 2016 年,他投票反对禁止基于性别认同、对他人进行歧视。(参议院第735 号表决、第 276 号唱名投票)
    • 2012 年,他投票反对在仇恨犯罪法律中,增加性别认同方面的内容 (H.3810 号表决、第 166 号唱名投票)
    • 2007 年,他投票修改州宪法,将同性婚姻定为非法。(制宪会议厅第 103 号投票活动)
  • Paul Donato 投票支持大幅削减公司税,并反对采取措施,将预算优先事项转向相关计划,以支持在职家庭、儿童和低收入居民;而与此同时,从教育到交通、再到医疗等优先事项却未能得到足够的资金。Nichole 将努力确保让公司支付合理的份额,并让优先事项获得资金。

    • 2019 年,他投票反对取消 3700 万美元的减税政策。该政策经过专门设计,旨在帮助最富有的公司,并被州参议院控股公司所反对。(众议院第4127 号表决、第 60 号修正案)
    • 2005 年,他投票反对封堵 8500 万美元的税收漏洞,而公司利用其中一个漏洞,即可将资金转移出本联邦,进而逃避缴纳州税(众议院第4163 号表决、第4167 号文件、第 74 号唱名投票)
    • 2003 年,他投票反对成立专门的委员会。该委员会旨在管理公司税的披露活动,以加强公司的问责机制 (Bill H.4000 Section 470 Roll Call 71)。
    • 2003年,他投票延长公司税的优惠期限,将该期限从 14 年延长到了 19 年 (Bill H.4000 Section 165 Roll Call 71)。
  • 现在是我们选出代表的时候了,我们的代表将尊重本地区每个人的尊严,致力于保护本地区每个人的权利,并将支持我们所有的邻居,而这些人都需要由州政府为其服务。我就是那个人。在即将于 9 月 1 日举行的初选中,我请求您投我一票。

    我们的价值观。我们共同的关切。

    投票支持 Nichole Mossalam